新京報訊(記者 姜慧梓)根據國家統計局7月9日公佈的最新數據,6月份,豬肉價格繼續下跌,環比下降13.6%,同比降幅達36.5%。


今年以來,豬肉價格連續下跌,已經進入過度下跌一級預警區間。7月7日,商務部和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等有關部門啓動2021年度第一批中央儲備豬肉收儲,總量為2萬噸,為市場“託底”。


政府為何此時對豬肉進行臨時收儲?臨時收儲需要滿足什麼標準?對豬肉價格走勢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過度下跌進入“一級預警”,政府收儲2萬噸豬肉


價格過度上漲時,政府臨時投放儲備平抑價格;價格過度下跌時,政府啓動臨時收儲,為市場“託底”。


今年以來,國內豬肉價格連續22週迴落,養殖户虧損嚴重。7月7日,政府出手“救市”,啓動豬肉臨時儲備收儲,總量為2萬噸。


為何選擇此時啓動臨時收儲?這裏有一個核心概念:豬糧比。


豬糧比,即生豬價格與作為飼料的玉米價格之比。以豬糧比價為標準,判斷生豬生產的盈虧平衡點,劃分豬價預警區間。


我國豬糧比價採用國家發改委監測統計的每週生豬出場價格與全國主要批發市場二等玉米平均批發價格的比值。根據近年生產成本數據測算,對應生豬生產盈虧平衡點的豬糧比價約為7:1。


根據這一比價,國家發改委於今年6月9日調整豬肉價格預案。針對過度下跌的不同情形分為三級預警——當豬糧比價低於6:1時,發佈三級預警;當豬糧比價連續3周處於5:1~6:1時,發佈二級預警;當豬糧比價低於5:1時,發佈一級預警。


據國家發展改革委監測,6月21日至6月25日,全國平均豬糧比價為4.90:1。按預算設定的標準,已進入過度下跌一級預警區間(低於5:1)。


根據預案,國家層面發佈過度下跌一級預警時,中央和地方全面啓動收儲。


總量2萬噸的收儲規模是如何確定的?根據預案,中央臨時儲備規模由有關部門會商確定。需啓動臨時儲備收儲的省份,按照有效“託市”的目標確定收儲規模,必要時進一步增加。


政府出手穩養殖户預期,北京肉價6月底已現回升


預案有明確要求,實施臨時儲備收儲,實現有效“託市”目標要求。那麼,本次收儲會對市場和豬價有多大影響?


此次豬價預案調整是2009年以來有關豬肉價格工作預案的第四次調整。2009年建立豬肉價格預案機制以來,每次收儲效果不同。


2009年6月5日,國家發改委宣佈啓動凍豬肉收儲工作。前一週,全國豬糧比價為5.87:1,已經連續四周低於當時預案設定的生產盈虧平衡預警點(6:1),達到了2006年11月份以來的最低點。收儲後,豬價過度下跌的勢頭被扭轉。2009年6月第二週,生豬價格止跌企穩,從第三週開始實現了連續15週迴升。


與2009年的迅速見效相比,2010年、2012年、2013年、2014年、2019年的收儲效果都出現一定延遲,甚至到當年的第二次收儲時,效果才逐漸顯現,豬肉價格顯著回升。


具體到本次收儲,北京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統計部經理劉通認為,2萬噸的收儲量相比於豬肉總產量佔比還是比較小的,但是對穩定豬價、恢復養殖場信心會起到很大作用。


一段時間的豬肉價格持續下滑,已經導致養殖户出現悲觀情緒,甚至出現恐慌性拋售。不過,6月底以來,北京地區豬肉價格已經有所回升。


北京新發地市場監測數據顯示,7月2日,新發地市場白條豬批發平均價是19.75元/公斤,比上週同期(6月25日)的16.50元/公斤上漲19.70%,周環比大幅上漲。


分析上漲原因,劉通認為,經過一段時間的消化,超大體形的白條豬在市場上的佔比明顯下降,新上市的白條豬均重已經減輕,導致豬肉的市場供應量有所下降。


同時,政府啓動收儲等措施穩住了養殖户的預期,拋售心理減弱。屠宰廠也看到了這個時機,提前啓動抬價程序,使得肉價上漲的時間早於豬價上漲的時間,肉價上漲的幅度高於豬價上漲的幅度。到目前,肉價基本上已經爬出谷底。


預判豬肉價格的後期走勢,劉通認為,結合北京地區情況來看,短時間內再次達到6月底的高點並不容易,肉價可能震盪幾日,較好情況是養殖場能夠基本接近盈虧平衡點,但深度虧損的現象已經被扭轉。


新京報記者 姜慧梓

編輯 白爽 校對 李立軍